霜糖凤梨

犀照=九歌千里/千歌

垃圾导演,垃圾编剧。

找人戳微博:weibo.com/xizhao1412

©霜糖凤梨
Powered by LOFTER

【百日喻王-第71天】聚光灯下SideA-仲夏夜之梦

听着夜雨寄北写完的,跟我组截稿日撞了差点没写完【】

有空再修修吧,转场有点无趣,其实就是想写他俩一进一退的在舞台上玩台词接龙那段,别的都是陪衬。

时间轴在主线后,月海已经拿了奖,老王继续无业游民状态中【】

先导:   前篇:(1) (2)   补充设定:(1)  (2)  (3)

先导最好看一下,其他可看可不看

——————


“仲夏夜之梦”



 

王杰希半夜三点二十在小群里发了条消息。

“朋友们,我买了个剧场。”

半分钟后又跟了一条:“@梅里雪山养孔雀的,张佳乐,来演月海舞台剧版。”

张佳乐这个点竟然还没睡,也不知道在干嘛,飞快的回了一句:“我靠……多大的?”

“挺小的,就离我们学校挺近的一酒楼,废了很多年了……朋友给牵的线,改造完之后我估计也就一百五十人上下,主要是离学校才不到一公里还有停车场,我挺喜欢的……”王杰希刚洗完澡手上有水,发了条语音回他。

“学校附近……不会是交道口那个破楼吧……可以啊老王,全款吗?”另一个还没睡的夜猫子叶修调侃他,“卖了几套学区房啊?”

“对就是交道口那个破楼,两套加两年分红,还算能接受的价位。”

“那是还行。”对此事早就有所耳闻,并且最近刚买了第三套房的孙哲平加入了讨论,“那酒楼改剧场有天然优势,楼架够高,而且有个地下一层。”

“不过剧场也就是个玩具,呼啸以前做过,最后还得靠做儿童剧和办活动找补。”在欧洲出差的林敬言突然出现,“要赚钱很难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林你就不要帮他分析了,老王做剧场,能赚钱算我输。”比在场所有人都了解王杰希的张佳乐一锤定音。

 

 

随后这话题就一路跑偏,从北上广的房价一直飘到舞台表演方法,再变成某团队灯光师群嘲吐槽大会,再之后时差的家伙们纷纷出现,话题又变成宣威火腿是否能生吃和东京一家大家都喜欢的店开了分店这种喜闻乐见的报社话题,等喻文州从剧组起床点开微信时已经干脆转移到了美股投资。

他这部电影就三天的特出戏份得赶着拍完,往上翻了几十条股市讨论懒得再看,而王杰希做这事也没跟他商量,纯属脑子一热说干就干,这就直接导致了喻文州两个月后去北京休假时看见王杰希满屋子图纸才知道这件事的始末。

“你做剧场总不能以个人名义弄吧,是打算挂在微草下面用微草自己的团队还是自己单独组建一个?”他一边看图纸一边随口问了个问题,在半天得不到回应,撇过头一看王杰希目光呆滞若有所思,无奈的说了一句不是吧。

“…………我还真……忘了这事儿了……自己弄是不是得申请经营演出资质啊?”王杰希是真的忘了这一环,他太习惯也太依赖万能的微草营业部和哆啦A梦方士谦,打个电话马上有一条龙团队从头到尾包办,很少让他自己亲自接触到这方面的事务。

这就是不咨询专业人士的后果,喻文州无语,开玩笑的说了句“求我啊,让专业的喻老师教你怎么操作。”

然而要论入戏快他怎么比得上王杰希,这人翻了个白眼,一秒钟调整好表情开始表演,眼波朦胧勾着他脖子凑到耳边呵气,用台湾腔酥酥软软千回百折的叫了一声:“文州哥哥~求~你~了~”

自作孽不可活,人为什么要挑衅一个影帝——上一次被这样叫还是在某恶搞综艺节目上的喻文州在搓了半分钟鸡皮疙瘩之后发出了一声叹息。

“说嘛……文州~哥哥~”王杰希才不怕这一套,他练演技的时候什么套路没玩过,干脆整个人挂到喻文州身上。

“好了好了你自己招个人或者让微草帮你招个人注册一个挂牌公司然后找微草代理就行了不然会很麻烦当然你也可以干脆说动微草成立一个新部门反正你们不是也想搞引进吗不如干脆把剧场做成一个产业杰希求你不要再吹气了先让我把鸡皮疙瘩搓干净……”

王杰希趴在他肩膀上闷笑,还打算继续,被喻文州直接按在沙发上挠痒痒。

这段互相伤害的插科打诨最终以这两个人在沙发上闹了一通之后滚到地毯上作为结束,第二天他和喻文州去小汤山包了个院子泡温泉,俩人在世外桃源一样的地方浪了一个多星期,直到喻文州被蓝雨的夺命连环call叫回去收拾某烂摊子。

 

喻文州这一回广州就是几个月,期间还有一半时间在香港出差,再回来时已经是十二月底,差点要赶不上元旦月海首演。

王杰希在剧场忙得团团转,实在没空去接他,还知道打个电话告诉他自己在哪儿就已经十分令人欣慰,喻文州叫了蓝雨支部的助理来接自己,路过东四还不忘打包两份鳗鱼饭。

“群舞的节拍要再踩准一点,刚才落地的声音特别乱你们自己没有注意到吗……”他很久没见过进入导演模式严厉到有些不近人情的王杰希,向台下聚集着做准备,因为看到他都睁大了眼睛的学生们比了个手势,悄悄的走到台下。

王杰希训完人一看见他,嘴角还挂着严肃的表情仿佛一瞬间又化了开来,让群舞休息一刻钟,自己利落的从半人高的舞台边缘跳下来给了他一个拥抱,随即两眼放光无比自觉的接过了外卖包装袋。

“张佳乐呢?怎么就你一个人监场,不是下周就首演了吗。”喻文州拉着他到边上摆开包装盒,他其实也没吃饭,正好一起解决了。

“跟老孙浪去了,他太累了,给他休息休息吧。”张佳乐是真的没演过正经话剧的人,几个月里吃得苦倒是比王杰希从学校里直接选的学生还多,王杰希把自己盒子里连鱼带米饭拨了一半给喻文州,挣扎半天又拿回来一块鱼,“我明天拍宣传册,不能多吃,唉……主要是上周李老师病了,平时都是李老师在下面带他,一边搭戏一边教,周老师在上面带另一半,李老师一病只能我下去带他,我也不是什么正经话剧演员……他唱戏的段落还比我多,我就一个短的,他要唱两个,生不如死,生不如死啊……”

“晚上回去煲点薏米水喝,最近天天吃盒饭了吧。”喻文州到现在都还没看过改编的剧本,突然想起某天他和王杰希视频的时候背景音里吊嗓子的张佳乐,不由得替他担心起来,“对我一直想说你们两个KTV水平,唱戏行吗……电影可以找戏曲老师替,舞台得真唱到时候一口气上不来可毁了。”

“不行也得硬着头皮上啊,反正是守着学校认真学了小半年,大概能混过去了,到时候出DVD可以修音嘛。”王杰希倒是比他想的要乐观一些,专心挑着小菜里的酸萝卜和番茄吃。“哎对了等会儿你跟我对个戏啊,叶修那个角色是周老师给他兼了,等下要过那一场但是周老师今天家里有点事先走了,你替他一下,那几个小孩儿没一个敢演的。”

是啊,因为叶修那角色十句台词有八句是在调戏你,当然没人敢演了。

喻文州从善如流的答应,在对戏时用一个十分潇洒放荡的转扇子挑了王杰希的下巴,成功赢得了台下因为难得看影帝对戏十分激动的学生们集体口哨鼓掌,并且非常奸诈的利用人们在越坦荡明显的情况下反而越不会怀疑的心理战术,当众给王杰希抛了个飞吻。

“希望你是心甘情愿的成为我的利剑,成为我可以托付背后的武器。”

 

 

“To be or not to be,that's a question.”

王杰希让学生们都早点回宿舍,叮嘱助理把两位老先生送回家,等场务收拾好东西才准备锁门,结果看见舞台角落还有一束延时关闭的追光灯,突然又玩性大起的跑上去,在追光中转了个圈,张开手臂,念出了当年没机会念的台词——当年他被叶修拉去演哈姆雷特,也不知道那个夭寿的分配角色,最后演了“哈姆雷特父王的鬼魂”,排练期间和叶修疯狂玩伦理哏,每次都以嘴炮大战收场。

“What's in a name? That which we call a rose by any other name would smell as sweet. (名字又有什么意义呢,玫瑰不叫玫瑰,气息依旧芳香)”喻文州乐意陪他玩这种游戏,拈起一枝道具花递过去。

“得到了再失去,总是比从来就没有得到更伤人。”

“我们读诗、写诗并不是因为它们好玩,而是因为我们是人类的一分子,而人类是充满激情的。没错,医学、法律、商业、工程,这些都是崇高的追求,足以支撑人的一生。但诗歌、美丽、浪漫、爱情,这些才是我们活着的意义。”

“No matter what anybody tells you, words and ideas can change the world.(不管别人怎么说,文字和思想的确能改变世界。)”喻文州说出这句的时候王杰希很想指责他犯规,因为在他们常玩的这个即兴台词接龙游戏中,向来是不允许连续出现两句同作品台词的,但这又是他自己非常中意的一句,十分想听喻文州念完,只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自己想了下一句。

“世界上有那么多的城镇,城镇中有那么多的酒馆,她却走进了我的。”

“I have always depended on the kindness of strangers.(我一向依赖陌生人的好心)”

“人并不是因为美丽才可爱,而是因为可爱才美丽。”王杰希其实是想装个逼念一下这句台词的小说原版,结果脑内检索一下想起来原版是俄语,只好轻笑了一下作罢。

“唔……明日之事,谁也无从知晓,下次几时再来探访,我也不知……”喻文州十分不拿自己当外人,从布景桌子上的道具盘里抓了把干果吃,还递给王杰希:“吃杏仁吗?”

王杰希就着他的手吃完杏仁,自己又扒拉扒拉盘子,捏出来个榛子吃:“榛子非关隔院砧,何来万户捣衣声。”

“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喻文州接得极快,随口说完这句,自己先笑出声来。

“哎,这个过分了啊……”王杰希对于他突然念起三国这点表示拒绝,开玩笑的说:“你再这样我要接段子了,我要接传统经典文学,我要接‘天生我潘金莲多好看’了。”

“没事我有实活我不亏,看见我西门庆在这边,叫个官人来听听。”

王杰希原本是吃完了干果还不过瘾,又从隔壁桌子上的果盘里拿了个李子要吃,一听喻文州真敢接这句,自然是疯狂鼓掌给他捧场,笑得李子都滚到了幕布下面。

“可以可以,我得接个西游记才能跟您同场竞技……鸳鸯双栖蝶双飞~~满园春色惹人醉~~~♪”

“停一下停一下……”喻文州知道不能让他根植于京津人民骨子里的【突然说相声】因子活跃起来,“麻烦停一下,我也只是略懂,略懂。”

王杰希内心一直觉得不管是他还是喻文州都把相声演员三要素做得出类拔萃——这是理所当然的,不过他的好就在于他放飞自我快收回来也快,又捡了个干净李子吃一口,眼珠子一转,马上又换回温柔正经的表情,“人生若无悔那该多无趣……喻先生,说句真心话,我心里有过你。这话告诉你也没什么,喜欢人不犯法,可我也只能到喜欢为止了。”

这句杀伤力当真是极强,王杰希说的时候侧对着灯,被光一打愣是有种眼波如水的劲头,只不过喻文州比他从容,稳稳的抛出一直扣在手心里的大杀器。

“王杰希,不如我们重新来过。”

王杰希听到这情理之中意料也之中的句子,却还是愣了一下,喻文州玩什么梗他当然心知肚明,低头想了几秒,自觉这一句大约也抵得过南美巴黎了,勾起嘴角,在追光灯延时熄灭的前一秒轻声念了出来:

“喻文州就是喻文州,四海列国,千秋万载,就只一个喻文州。”

 

 

演员朋友们说情话真可怕。

 

 

 

Fin

 

 

王杰希在很久之后突然想起一件事——他和喻文州其实早在学生时代就见过的。

那是在某个夏天的深夜,他去朋友的小剧场拿之前落下的东西,正好赶上北影的学生们排练毕设,折腾了一晚上方才散场,喻文州大约是被朋友捉来帮忙场务,留到最后一个查看完舞台才准备走。

他就这样在黑暗的通道中看着喻文州借着最后一缕余光,用未经雕琢,甚至可以说是十分拙劣的演技念了一首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十四行诗,随后自己也打了个哆嗦,自我解嘲一下果然不是演戏的料,放下台本飞快的闪人了。

 

喻文州永远也不会知道,在他离开后,王杰希站上舞台,捡起了那本被翻看得很厉害,有点卷边的台本,就着同一缕光,用教科书式的情感表现,极温柔缱绻地重新念完了那首诗。

 

 

 

真的Fin

 

 

 

*相声演员三要素是状元才英雄胆城墙厚的一张脸【】

王老师和喻老师玩的四大名著梗是相声五行诗里的梗,蛮好玩的一个段子,略懂梗大家都知道的,是赤壁的梗,人生若无悔是出自一代宗师,吃杏仁的那句其实是出自源氏物语,所以老王才会开玩笑的接了句红楼梦。


评论(3)
热度(98)